哎,好女孩

记忆里,许久不曾在凌晨5点多钟起床,披星戴月出门赶路了,这一回,是上级的工作安排,要到社区当志愿者,配合医务人员为辖区里的群众进行核酸检测。疫情反复,最近确诊的几例新冠病毒患者,让平静了一些日子的小城,再度骚动起来,全员核酸,刻不容缓。

这些年,因为疫情,到基层当志愿者已是常态。这一次,要求必须在当天早上6:30之前到达核酸采样服务点,我有点紧张。因为前往的服务点,虽然离我家只有6公里左右路程,但我从没去过,且是“路痴”一枚,担心走错路耽误了时间,便提早一天专门走一趟熟悉路径。第二天,我在闹钟声里醒来,急忙出门。小城尚在半睡半醒间,一两个路人,三几辆车,朦胧的天色里,闪烁的红绿灯显得分外晃眼。开着车在寂静的街道上快速行驶,我心惘然,这疫情,何时才了?

来到服务点,黎明尚未破晓,只见几个蓝色帐篷前人影绰绰,已有不少市民自觉地排成几条队列,等候核酸采样。所有的医务人员和志愿者迅速集合分组,共分为6组,每组4至5人,有的负责维持秩序,有的负责解答群众的咨询,有的负责扫粤康码核对受检者的身份信息,有的负责对采集管进行排码,而负责咽拭子采样的,都是医务人员。

我是初次参加核酸采样服务,不熟悉业务。热心的组长便安排我负责对采集管进行排码。第一次穿上防护服和防护面屏,心里有异样的感觉。年少时,有过许多的梦想,梦想成为演员、梦想成为歌唱家、梦想成为舞蹈家……却不曾做过白衣天使的梦,“铁肩担道义,妙手斩病魔”,这一身白衣,是与人的生老病死连在一起的,我有点敬畏。

人多,流动快,我低着头在采集管上排码,20支为一组,忙的时候,甚至无暇抬起头来看看周围的人。和我坐在一起,负责扫粤康码核对受检者身份信息同时发采集管的,也是一个女的。“打开粤核酸。站在黄线上。”她一遍一遍地说,声音很年轻,不紧不慢,柔和、好听,让人有安定的感觉。很多次,我都想看一下她的面容,可是大家都是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,无从看起。

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太阳越升越高,气温也越来越热。由于戴着口罩和防护面屏,呼吸开始急促;防护服下的身体,也开始冒汗。有200支采集管的包,我已拆到第5包,可等待检测的人,依然络绎不绝,那一刻,我真切地体会到了医务工作者的不容易。

午饭时间,有两个志愿者过来接替我们。脱下口罩,在简陋的休息区里进行午餐,我才有空打量整个采样服务点现场。烈日下,排着长长队伍的人群,安静地挪着步子,一个跟着一个接受采样。疫情三年,大家已从最初的惊慌失措,慢慢地过渡到接受和坦然。人生在世,总有些事情让我们无法掌控,但生活依然要继续,不管多难,只要还活着,只要头顶上还有阳光照耀,岩缝中还有小花在开,世间还有爱和善良在传递,那么就没有跨不过去的坎。

这时,和我并肩“作战”了大半天的那个女子走了过来,脱下口罩,呈现在我眼前的,果然是一张年轻秀气的脸。谈话间,我知道她才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,这次全员核酸检测,她已在这里当了6天的志愿者。问她累不累?她说不累,只是每天回到家,要大量喝水。因为“打开粤核酸,站在黄线上”这句话,她每天要重复近千次,有时甚至超过一千次。因为每上一次厕所,就要浪费一套防护衣,她不舍得,所以尽量忍着不喝水。直至回到家,才大量补充水分,安抚那嘶哑的咽喉和缺水的身体。

我听着,有感动的溪流从心底划过!谁说现在的年轻人缺乏担当?善良、爱和责任,其实早已流淌在这个00后的血脉里。

午饭后,我们又回到原来的岗位,直到最后一个核酸采样的群众离开。分别时,我想和她合照一张留念,可是一转身,就不见她了。

哎,好女孩,有缘的,我们总会再见,我这样对自己说。其实即使不再见,我的记忆里,已保存了这一页,什么时候翻开,那样清秀的容颜、那样柔美的声音、那样美丽的灵魂,都会如清风拂面,花香缭绕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